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百三零回 处处受敌(1/2)
旺门佳媳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裴瑶正满心复杂的想着要不要与季善打招呼。

  真是太倒霉了,怎么会难得出一趟门,偏又遇上了她?老天爷果真是铁了心要与她作对吗?

  可凭什么要她先与她打招呼呢,她才不要,别说与她说话了,她如今连多看她一眼,她都恨得想杀人;但若不与她打招呼,谁知道她回头又会在母亲和二哥面前进她什么谗言,早知道她方才就早上那么半刻,或是迟上那么半刻,再从雅间里出来了……

  谁知道她还在纠结着呢,季善已直接扶着路氏,当没看见她一般,从她面前走了过去,很快脚步声便消失在了楼梯间。

  裴瑶下意识松了一口气。

  但仅仅只是一瞬间,巨大的恼怒与怨毒便已充满了她整个胸腔,让她的胸脯剧烈起伏起来,几乎就要忍不住追上去,与季善拼个不是季善死,就是她亡了。

  那个贱人凭什么这样无视她,凭什么当她是什么脏东西一般,看都不看她一眼,便径自走了过去?尤其还在她害得她再次小产了,再次害死了她的孩子以后!

  她这么个大活人就站在她面前,她难道会看不到吗?她哪怕不与她打招呼,直接一开口就是骂她,也比这样无视她的强……果真是有娘生没娘教的东西,半点教养都没有!

  然同样只是一瞬间,裴瑶仅剩的理智便已把满腔的恼怒与怨毒,把追上去与季善拼命的冲动都压了下去。

  她如今孩子没了,房里也被逼着又添了两个新人,婆婆还日日给她没脸,连带女儿都不再受婆婆的待见,如今母女两个在长公主府可谓是看尽了脸色受尽了委屈。

  要是她再与季善起了冲突,真双双同归于尽了还罢了,至少她也够本儿了,可大庭广众之下,同归于尽又谈何容易,反倒只会激怒季善,激怒母亲和二哥,侯府也势必将再保不住她,她就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!

  她还没活够,凭什么就要这样去死,她死了她的女儿又怎么办,她如今真的再冒不起任何险,为了女儿,她也断不敢轻易再冒任何险……

  “大少夫人,您怎么了……您别吓我啊……”

  丫鬟浣纱压低了也掩饰不住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总算让裴瑶醒过了神来。

  她这才发现自己浑身冰凉,颤抖不已,脸色也是不用看都知道肯定难看得鬼一样,不怪浣纱吓得都快哭了。

  裴瑶接连深吸了几口气,让自己稍稍平静了一些后,才低道:“我没事,不过只是遇上了仇人而已……走吧……”

  仇人?

  浣纱一时没反应过来,因裴瑶一直最信任她,每次出门都是留她看家,才好让自己没有后顾之忧,以致这么长时间以来,浣纱都对季善只是闻名从未见面,自然乍然之间不明所以。

  还是扶着裴瑶走出了几步,浣纱猛地想起季善的长相,才醍醐灌顶般猛地明白过来,“大少夫人是说,方才那名女子就是、就是……”

  裴瑶苦笑点头:“对,每次都是这么巧,几个月都没出过门了,还是能终于出一次门了都能遇上,看来连老天爷都觉得是我欠了她,所以要这样一直捉弄我吧。”

  话音未落,浣纱已急声道:“大少夫人几时欠她了,当年的事又不是大少夫人做的,大少夫人自己也一直被蒙在鼓里,自己都是受害者,哪里欠她了?何况就算欠了她,大少夫人因为她一连失了两个孩子,还、还极有可能这辈子都再怀不上孩子了,也已经还清了,她还想怎么样,难不成非要生生逼死了大少夫人,才肯甘心?”

  一边说,一边已忍不住哭了出来。

  惹得裴瑶也忍不住红了眼圈,她的孩子若之前不出意外,如今都快瓜熟蒂落了,结果却是连来这世上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……都是季善那个贱人害的她,害的她的孩子!

  浣纱已又哭道:“大少夫人还不够苦吗,长公主日日给您气受,大爷要护您也是心有余力不足,她就算不知道这些,看您瘦得只剩皮包骨了,也该知道您日子不好过才是,那她也该满意了,到底还想怎么样?尤其如今大少夫人还、还被……”

  话到嘴边,终于想到了隔墙有耳,没有再说下去。

  裴瑶因浣纱先激动了,反倒渐渐越发冷静了,道:“这里不是说话之地,上了车再说吧。”

  说完率先往楼下走去,浣纱见状,忙胡乱擦了一把脸,也跟了上去。

  主仆两个一路到得东来顺的后院,上了自家的马车,车夫正是浣纱的哥哥,也是裴瑶如今最信任的,不然今日也不会让他驾车了。

  如此待马车驶上了大街,外面的喧闹全部让车壁给隔绝了,浣纱方先开了口,“大少夫人,方才……她应该没有看清……应该不会借机生事,再害大少夫人吧?”

  裴瑶沉默了片刻,才道:“就那么一眼的时间,她应当没看清吧?况就算看清了,大家就只碰面了那么一瞬间,她也肯定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的,我们不用自己吓自己。”

  浣纱一想也是,拢共如今就大少夫人和他们兄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已,只要他们守好秘密,季善又不是神仙,还能什么都知道不成?

  这才心下稍松,道:“那就好,不然谁知道她又会借此怎么害大少夫人,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啊……可大少夫人,真就这样把人放走吗?这次是两千两,下次没准儿就是三千两,下下次就是五千两了,分明就是个无底洞,大少夫人真要一直填下去吗?本来大少夫人已经这么难了,要是最后再连傍身的银子都没有了,可该如何是好啊……”

  裴瑶见浣纱说着又要哭了,面皮不受控制的搐动了几下,才咬牙道:“不放走又能怎么样,你又不是没听见他说不止他逃了出来,他老婆孩子和兄弟都逃出来了。我要是敢扣下他,让他们在约好的期限内等不到他回去,他们便立时进京,把……秘密传得人尽皆知,我敢不放他走吗?”

  况那说到底,总是她的,她的……亲生兄弟、骨肉至亲,尤其还是因为她,一家人才会落得家破人散的下场,她愤怒归愤怒,心寒归心寒,又怎么可能真眼睁睁看着他们活活穷死饿死?

  原来方才那男子,乃是裴瑶的亲生兄长,也就是当年那个奶娘的大儿子,在裴瑶真实身份暴露之前,自然一直都是裴瑶的奶兄,她因奶娘的关系,待他们也很是不薄,还想好了将来出嫁时,要将其一家子都带到豫章长公主府,好生重用的。

  谁知道一夜之间天翻地覆,奶娘倒是很快一命呜呼了,裴瑶的亲爹自知性命难保,跟着也自尽了,余下裴瑶的一兄一弟,兄长已经娶了亲生了子,哪里舍得也跟娘老子一样去死,弟弟更是年轻,连老婆都还没娶呢,自然更舍不得死了。

  因当年涉事的有好几家人,各家又各有本家亲故,阜阳侯府的主子们虽都勃然大怒,到底还没彻底失了理智,知道一次打杀发卖那么多家下人少不得闹得阖府人心惶惶,指不定还会传到府外,平白惹人猜疑。

  遂分了几批把人送走,对外宣称的是送去各个庄子上帮着管事,不然就是另有差事派于他们,实则却是要么卖去了煤窑子,要么卖去了关外的苦寒之地,总归都是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方能稍减侯府一众主子的心头之恨,——竟被一群奴才秧子玩弄于股掌之间,蒙蔽了这么多年,实在可恶!

  事情便在阜阳侯府当家人的雷霆镇压之下,消弭于了无形之中,并且随着裴瑶的出嫁,渐渐连提都没人提一句当年涉事的那些人了,毕竟都有自己的日子要过,也都有自己的生存智慧,谁还有那闲心去管那些本就不相干的人呢?

  惟有裴瑶偶尔在夜深人静时,会忍不住去想奶兄他们也不知怎么样了,只怕早已不在这人世间了吧?

  说到底,都是她害了他们,结果骨肉至亲都因她不在了,她却仍然锦衣玉食,富贵荣华,委实有些对不住他们,也只能等几十年后,她也去了那边,或是来生,再向他们道歉补偿了。

  之后裴瑶甚至还打发浣纱偷偷去了一趟潭拓寺,为一家人都点了长明灯,还为他们做了法事超度,希望他们来世都能托生一个好人家,不要再像这辈子般,生为奴死憋屈。

  万万想不到,她的兄长亲人们竟都还活着,有朝一日竟还找上了门来!

  前几日,长公主府的后角门忽然有人要见浣纱的兄长,浣纱的兄长到了门外一看,魂都差点要吓飞了,好容易自持住,将人带到安全隐蔽的地方后,才忙忙问起来人——也就是裴瑶的亲生兄长想干什么来?

  又把裴瑶如今自身都是泥菩萨过河的困境与其说了一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