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百七十五章星门之战ii(1/2)
艾塔黎亚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[/]

  </p>

  “艾德哥哥!”

  “团长!”

  方鸻看到正向自己挥着手的天蓝。

  他们约好在舵尾巷汇合,才刚刚转入那个街区之内,便看到了七海旅团的其他人与一伙儿穿着雪白战袍的选召者在一起。

  我们的诗人小姐一看到自己的团长与舰务官小姐一出现,便兴奋地向这个方向跑了过来。

  希尔薇德伸出一根白玉一样的指尖,支在兴冲冲扑过来的后者的脑门上,不让她靠近半步,好笑地问:“你叫你的团长,又往我这儿跑干什么?”

  天蓝可爱吐了吐舌头:“嘿嘿,希尔薇德姐姐那么好看嘛,团长又有什么好的,又笨又好骗——”

  但见方鸻没好气的目光看过来,她赶忙不动声色地改口道:“除了人好一点,稍微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厉害之外,又富有正义感,还受欢迎之外,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,也只有希尔薇德姐姐这样单纯又心地善良的人才会喜欢团长呢。”

  单纯又心地善良?

  方鸻目光不由自主地向自己的舰务官小姐看去,心地善良不善良姑且还不好说,但这个单纯是怎么和她联系在一起的?

  不过希尔薇德笑得眼睛一弯。她回过头来,不动声色地竖起手指在耳朵边向方鸻比了比,方鸻面色一顿,目光游移地向一旁看去。

  舰务官小姐又好笑地看了看立在众人身后的唐馨,只见后者一脸的神色复杂,正把目光移开向一旁,只当作是没有看到这一幕。

  “团长大人这么差劲,”希尔薇德又笑着问,“那么和洛羽肯定没法相比了。”

  “哎呀呀,什、什么叫……那个家伙讨厌死了,木头人,”天蓝哪里想到自己会被反将一军,心虚地看向一旁,却见洛羽正一脸无辜地向自己看来,脸腾一下红了。

  “希尔薇德小姐真讨厌!”

  她丢下这样一句话来,然后落荒而逃了。

  相比起来,博物學者小姐就要文静得多,只垂着长长的睫毛忽闪着目光看着这边,然后轻声向方鸻问了一声好。

  艾小小仍旧是那副好奇心旺盛的样子,不过有在唐馨约束之下,这位好奇宝宝不好意思太过造次,只用黑漆漆的眼珠子看着大家,目光在众人身上转来转去。

  “团长,爱丽莎小姐呢?”

  姬塔左右看了看之后,才轻声问道。

  方鸻一怔,不由与红叶等人互视了一眼,然后轻轻叹了一口气,将发生在内城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  听完夜莺小姐的决定,大伙儿皆表现出不同程度的担忧来,不过天蓝这时也回复了状态,插了一句嘴道:“爱丽莎姐姐既然和帕克那家伙在一起,我看多半会没事的。”

  “想想看过去我们冒险时,帕克那家伙经常会惹出一些稀奇古怪的麻烦来。不过他命硬,最后总能化险为夷,连带着我们大伙儿也能脱困。”

  姬塔回过头去,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小伙伴,那些惹的麻烦之中至少有一半是这位诗人小姐的功劳,但眼下就这么一股脑全丢在帕帕拉尔人头上了?

  她所受的教育之中还从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,忍不住眨巴了一下眼睛,但一时又不好意思出言拆穿对方。

  虽然从天蓝口中说出‘命硬’这样的台词来,着实有些古怪,不过好在大家已经习惯她与罗昊等人混得溜熟的事实。

  联想到过去帕克的光辉战绩,众人心中或多或少好受了一些。

  纵使是没什么道理,但至少可以安抚人心——眼下事情还没解决,他们总不能无休止地担忧下去。

  好在夜莺小姐与帕克的星辉还多,即便真出了什么意外,但总也还有挽回的机会。

  只是自我安慰终归是自我安慰,气氛一时仍显得有些沉闷——

  这个时候,方鸻忽然看到那些穿着雪白战袍的选召者也向这个方向走了过来。为首是一男一女两人,两人皆容貌出众,男的一头黑发,面容沉稳,目光虽然平静,但却给人一种神光内敛的感觉,仿佛其中暗藏着一柄锋锐的利剑一般。

  女的有一头极为显眼的白色短发,应当是在进入星门时对容貌作过微调,方鸻差点下意识意味着自己见着了那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,但仔细一看又并非如此。

  或者说两者的气质绝不类同,少女穿着覆有狮鹫之羽的银色魔导甲,覆甲的手按在剑柄上,俏丽的短发衬托出其干练,淡银色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丝傲然。

  但却并不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,相反,对方给他的第一印象竟然是颇具有亲和力。

  由于对方的装束相当扎眼,方鸻其实早已注意到这些人了。

  银盔如华,战袍胜雪,在整个艾塔黎亚,也只有一个公会会在战场上作此装束,那就是北境之花,战场上盛开的银色蔷薇——银色维斯兰。

  在大多数公会在战袍设计的识别度与兼顾一定隐蔽性的同时,而银色维斯兰的骑士们只需要追求显眼就足够了,仿佛他们出现在战场之上只为了夺人眼球。

  但这种视觉冲击极强的设计,也为他们赢得了为数众多的粉丝,银色蔷薇的传说,不仅仅在国内赛区,在整个世界超竞技领域的范围内,也享有极高的声誉。

  他们的拥趸与粉丝遍布世界各地,在国内,在elite出现之前,国内超竞技的粉丝之中至少有一半是他们的追从者。蔷薇十字军与银色维斯兰的十年王朝,半壁江山,绝非偶然。

  当然也不是没有學习者,只是画虎类猫的例子比比皆是,甚至那些有一定名气的模仿者,银林之冠,或者杰弗利特红衣队,也未曾取得过银色维斯兰这样的成功。

  更重要的原因其实又也只有一个,那也是超竞技领域之中唯一的真理,它很简单,但也现实,不过是实力,实力以及实力。

  方鸻看着这些向这个方向走过来的银甲骑士们,心中还记得自己的老师在与自己说起这个公会时,那个简单的评价:

  “因为他们是第一。”

  电子竞技没有第二。

  超竞技也没有。

  当然了,十年王朝的时代早已过去,甚至连尾声也他也没赶上,他从来到这个世界起,常常所听到与见闻的便是浑浊之域的大败。

  而今银色维斯兰也过了它的巅峰时代,elite和后面来自于弗洛尔之裔的竞争者,皆让它感受到了威胁,这其中尤其是前者。

  虽然这一届的超级联赛还有一年多才会正式召开,但elite在上一年的许多硬指标中,其实都已经超过了这个老牌的霸主。

  “是艾德先生吧?”少女将覆着银甲的右手从剑柄上放了下来,向他伸了过来,用淡银色的目光打量着他:“白雪。”

  原来是她。

  方鸻记起不久之前银色维斯兰对自己通话的那位小姐,他方才在通话之中还认为对方性格相当古怪,与那位公主殿下根本无法比,只是眼下一见,似乎是自己有些误会了。

  白雪身上并未带着那种大公会天才身上常有的傲然与冷淡,反而显得相当得体。

  不过方鸻还打算补救一下之前的对话,开口道:“白雪小姐,我之前其实听苏菲说起过你的事情,只是——”

  他话音未落,忽然看到面前那个黑发的青年脸上露出极为古怪的神色。

  而正是这个时候,白雪脸色一下沉了下来,用手从他手中一抽,有些咬牙切齿地答道:“是么,艾德先生,我知道了。”

  只留下方鸻一个人有些尴尬地站在那儿,一时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地方得罪了对方。他心想看来自己还是太天真了,这位小姐的脾气岂止是古怪,简直就是不可理喻么。

  而罗昊正与两人在一起,见自己的团长吃瘪,心知肚明是怎么一回事。他方才与银色维斯兰的众人打交道,已经大致明摸清楚了对方的性格,此刻轻轻咳嗽一声,才将话题拉了回来。

  “这位是伊格纳茨,”罗昊介绍起站在白雪身边那个黑发青年道:“他们是银色维斯兰的人,受了军方